当前位置:农家乐 > 关于我们 >

“孤独的泡面”展览“孤独的泡面”展览

 
  这种趋势从去年就已经初有显露。据李文龙介绍,如今的减压展已经是升级后的2.0版本,首届减压展是在去年6月,在上海大丸百货购物中心里举办,之后又去往更多的城市。
 
  “减压展是比较接地气的,除了上海,我们还把它引进到了内蒙古、银川,西安三个城市,而相对于其他展览来说,减压展也格外受高中生的欢迎。”
 
  据李文龙介绍,这种快闪式展览也分为两种,一种是通过直接落成线下展览来使这种IP作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项目,而另一种则是先设计出IP概念,待其成熟后再推广线下展览,相较之下,后者的运营逻辑更通顺,如今出现在各大购物中心的网红娃娃机Molly和各大动漫IP展就都是后者。
 
  “孤独的泡面”展览“孤独的泡面”展览
 
  但眼下,前者类型的快闪展览也正在形成较为成熟的产业。其实,李文龙创立的是一个名为“夜管家”的策展公司。近几年上海先后兴起的“孤独的泡面”、“喵星人侵占地球——名猫展”、“冰淇淋博物馆”,以及即将举办的“梦境展”等展览都是由该公司策划并举办。至今,夜管家成立已经有10年了,最初它的主营业务是举办各种如情人节、儿童节等主题演出及演唱会,希望能以主题活动的形式来管理城市人无聊的夜生活。而举办快闪式展览,则是从2016年开始的。
 
  “大概在4、5年前,上海举办了一个失恋展,展出了很多与分手相关的物品和故事,受到了很大的欢迎,而从国外来看,快闪式展览近两年发展的也非常快,我们看到了这个契机,觉得跟我们过去所做的东西非常吻合,所以也开始举办一些快闪式展览。”李文龙对界面记者回忆道。
 
  在大多数人眼里,提到展览必定首先想到的是美术馆、博物馆中展出的,精美但曲高和寡的艺术品。然而就中国的文化消费者来说,很少有人会在看到一幅画的同时想去更加深入的了解它背后的历史,相对应的,如果不了解背后的文化层面,也就无法获得观展的乐趣。
 
  在这个时候,快闪式展览的兴起恰好就以非常简单的形式帮助更多的人创造了一个接触初级艺术文化的机会。同样发现了这个市场风口的,还有位于北京的原创IP团队正经做梦。“减压展跟那种网红展是不一样的。”这是夜管家的创始人李文龙反复强调的一句话。此时,距离他主办的减压展开幕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那是一个看起来很“解气”的展览:推开大门,首先看到的是一个挤满了惨叫鸡和小黄鸭的隔间,铺在该隔间地面上的则是常常出现在各大综艺节目中的“伤人”利器,比如指压板。
 
  而据工作人员介绍,这是希望为观众营造一个可以通过尖叫来释放压力的空间。尽管9月的上海仍在飘雨,减压站里面还是依稀可以看到三两成群前来参观的游客。人们可以在名为摔碗屋的隔间中,通过购买各种摔碗套餐在屋子里任意发泄。
 
  由于位置并不算太显眼,其实你可能很难在上海淮海中路的某个地下麦当劳的旁边,发现还有这么一个“奇怪”的展览。但受益于大众点评、美团以及社交媒体的发展,这样精巧的展览正变得越来越多。而它们的主题也千奇百怪,比如说在北京上海等城市都曾出现过的以灯光为主的北欧星空馆、上海兴业太古汇的沉浸式游戏艺术展、青岛的一念辰星 梦游人主题沉浸展以及武汉的未来游乐园等等。
 
  并且,这些展览都有着几个共同的特征——展出时间较短、选址于购物中心、采用大量适合拍照的艺术装置、并给予观众以的感官互动体验。这让人们在某个休闲的周末终于又找到了一些新去处。
 
  实际上,快闪式展览是近几年才集中爆发的,它的出现与购物中心的运营思路调整有很大的关系。据睿意德商业地产在2014年给出的数据,以上海的100家大中型购物中心为例,从它们的年营业额、客流、租金、财务回报等指标来看,优质项目仅有30%,而经营状况一般的占总数的40%,客流量稀缺的项目占30%。由于品牌的大同小异,这些势头尚且良好的购物中心在彼此的互相竞争中,因品牌同质化较高等问题很难做到一家独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