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农家乐 > 农家乐情报 >

身处科技圈的从业者是否需要明确知识边界

 
  佩奇命令他的下属去交涉购买510 Systems和Anthony's Robots的事情,并考虑给予莱万多斯基更大的领导权利。“由于拉里的庇护,安东尼终于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一名Google前高管说,“他们是朋友,他们喜欢共进晚餐并一起讨论极客的东西。”
 
  但是在司机项目中,想提拔莱万多斯基遇到了很多阻力。史朗在一封给同事的邮件中说,有好几个团队成员都“担心安东尼的责任感和诚实”。另一名高管David Lawee也写到,即使Google愿意“承担任用安东尼的风险”并且完成了收购,“我也要说,如果我宁愿选择一家合作伙伴来创立公司,也绝不会选择安东尼。”
 
  但佩奇很顽固。根据Google的内部邮件,他命令管理层“只要司机项目能成功,甘心让安东尼发大财”。两个月以后,Google以2200万美元收购了510 Systems,同时还收购了Anthony's Robots。作为回报,Google向莱万多斯基保证未来根据司机项目的总值来向莱万多斯基支付巨额奖金。Google同意向他支付整个部门十分之一的价值,但以某种在四年时间内行权的影子期权方式支付。这份股权最终支付给他超过一亿两千万美元,是Google历史上最大数额的奖金。目前,这起案件仍然处于胶着状态,而Uber和莱万多斯基都被搞到精疲力尽。事实究竟是如何的?身处科技圈的从业者是否需要明确知识边界?又该如何做才能“明哲保身”?本文的作者Charles Duhigg在采访了莱万多斯基本人以及Google众多高管后,详尽地阐述了整个来龙去脉。
 
  2011年,在Google从事秘密项目研究的一位小组工程师收到了同事发来的邮件。“该来的总会来,”邮件里说,“安东尼要被开除了。”公司总部内的一家自助式咖啡厅里,几个收到邮件的人聚集在一起,互相交流着关于安东尼·莱万多斯基的小道消息——他是公司最有天赋、最有知名度的员工之一,但很明显这次他做得太过了。
 
  莱万多斯基是个天才工程师,他经常接受报纸和杂志的访谈,当然也包括这次关于未来机器人技术的访谈。在Google的校园中,莱万多斯基非常出挑:他身高整整两米,每天都穿着同样的衣服——牛仔裤和灰色的T恤衫,在硅谷这是一个标志,表明他要把自己的精力留给更崇高的目标。他经常被邀请到公司的头脑风暴会议上发言,因此所有人都知道(一些人甚至讨厌)他非常希望利用科技的力量来改变世界。他似乎也非常看重自己的报酬。莱万多斯基的一个同事说,“有一次我们一起开会,讨论我们想从司机项目挣多少钱。我告诉他我想要挣一亿美元,这个目标在我来看其实挺不可思议的。然后——我记得非常清楚——安东尼用一种怜悯的表情看着我,说我的眼光太狭隘了。他说,我们要赚十亿美元,至少。这项技术会改变世界,他应该至少得到十亿美元。”莱万多斯基有时候会穿一件定制的灰色T恤衫,那是同事送给他的礼物,上面写着“我喝了你的奶昔”——来自《血色将至》的一句台词,这是保罗·汤玛斯·安德森拍摄的一部关于黑心石油大亨的电影。“他几乎是那个人的翻版,”那名同事说,“就是个混蛋。从那时起我们就开始偷偷讨论开除他了。”
 
  但是,根据前Google高管的消息,当佩奇听说莱万多斯基可能被开除,或者可能会辞职时,他下了个保留的命令。Google需要像他一样的人才。许多主要的创新,如Gmail、AdSense,都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在科技行业都已经算是老掉牙的技术。许多“登月”计划(即试图建立新的公司从而分散Google收入的计划)已经花掉了几十亿美元,但却很少能产生有用的结果。Google花费了几亿美元开发Google眼镜(2012年公布的增强现实设备,当时受到了粉丝的极大欢迎),但在证实了性能达不到预期而且不稳定之后,只能默默地放弃了该项目。就连Google收购的新创业公司,如2014年收购的智能温控器制造商Nest,其创新也通常会在收购一完成就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