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农家乐 > 农家乐情报 >

不同面向的消费比较

 
如借用“川派盆景、川派琴艺”等讲法,农科村“农家乐”消费群体及其消费形式的主要特征不妨概括为“川派式样”的大众旅游,关键词有“大院庄园、奔放热闹”等豪放性语词标识。而莫干山村“洋家乐”消费群体及其消费形式或可概况为“海派式样”的小众旅游,关键词有“精致悠雅、特立独行”等婉约性语词标识。
作为乡村旅游产业升级的一个新版本,莫干山村“洋家乐”对于长三角地区而言,特别为追求环保、自然等消费时尚的“(准)精英型小众市场”所青睐,以高端白领和外企人员为主要消费对象,实际上,“洋家乐”最重要的客源就是来自于上海。
整体而言,除却区位、在地文化和自然生态的差异性,无论是产品特色、经营理念、客源市场,还是营销模式等,“农家乐”发源地与“洋家乐”发源地的乡村旅游存在着较大差异。
例如,农科村借助于西汉名儒扬雄事迹之类历史文化景点,主要以盆景花卉进行装饰,餐饮、住宿、打牌(麻将)、喝茶等是当地“农家乐”主要业态形式。大概在6、7年前,农科村再度对基础设施进行了较大规模改造,包括“扬雄广场升级版”等景点的完善。原本朴实的“农家乐”也陆续升级为星级乡村酒店,但这种转变属于当地农家乐的升级还是蜕变,尤有争论。
比如,据村里介绍,历经30余年发展, “中国农家乐第一家”——徐家大院也历经了4代变迁,第4代已转型为四川省“五星级乡村酒店”。然而,“请服务员打开房间查看了设施,发现是城市中二、三星酒店的设施,全无乡村游的特色”。而且,2012年前后,在徐家大院实施第四代升级时,村整体乡村旅游出现了低迷趋势,经营户之间分化加剧,不少是勉强维持经营,经营户数量也从高峰期的过百户减少到现有的30余户(其中,核心景区的经营户从40多户减少到10来户),且客流量也不稳定。
随之而来的问题还有:大众旅游取向的消费群体,如何理解扬雄事迹及其文化内涵(比如,扬雄与同样活跃在郫县的恩师、道家思想集大成者严君平的交往及其影响)?简单复制静态历史文化景点是否能成功吸引“游客的凝视”? 
然而,农科村农家乐发展到现在,好似越来越脱离了‘农家’的本真,那么,什么才是农家乐宜有的形态呢?拟定的“精品主题民宿集群”又将如何打造? 
对此,村内农家乐史料馆或许提供了一些诠释。“战后英国最重要的文化行动主义者”雷蒙·威廉斯关于“乡村与城市”的部分阐述也可提供参考:田园之乐、农家之乐并非局限于“风景如画”,否则,将可能陷于“文学叙事”而漠视生活属性。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上一篇:乡村旅游如何适应消费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