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农家乐 > 乡趣农家乐 >

对影视艺术的理解分享给爱好者们

 
 
  在科学家报告时间,来自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类脑智能研究中心副主任曾毅研究员做了以《类脑人工智能与我们的未来》为题的报告,他提出科学是过去迈向未来的合理性与预见性,电影艺术除娱乐的意义的以外,还应该给观众带来思考。经典的科幻剧是十年、五十年以后,仍然具有对未来的憧憬以及对不确定性的警示。他还以人工智能的未来发展趋势为例,认为科学家也应重视科学与人文、哲学的融合。
 
  曾毅曾毅
 
  来自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汪筱林研究员以“我们为什么命名‘阿凡达伊卡兰翼龙’?”为主题为观众详细介绍了电影《阿凡达》和《侏罗纪世界1》中出现的白垩纪翼龙,翼龙不是恐龙,结合了古脊椎动物考古学探讨了翼龙的牙齿和头饰。他认为一些科幻电影虽然在科学上不够严谨,但是可以使观众带着好奇心再对细节进行再思考,小的细节要尽可能做到真实,但科幻作品可以大胆想象。
 
  汪筱林汪筱林
 
  本期论坛同时邀请到四位来自影视界的著名导演、编剧,将他们在影视界多年的创作心得、对影视艺术的理解分享给爱好者们。
 
  电影策划人、编剧邱钧财认为目前的中小型科学题材影视剧有来自成本、资源、周期、环境等多方面的问题。编剧与科学家信息不对称、缺乏有效渠道以及与科学家对接的商业模式,因此应整合科技企业、科学家、编剧的资源以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
 
  编剧、导演、制片人张小北认为影视企业与科研机构应建立更多信任,应当建立专门的沟通机制和机构以促进跨界合作。电影可以让尽可能多的人对科学产生兴趣,从而促进观众更加系统地学习科学知识。
 
  导演、编剧顾奕谈到三体舞台剧的创作心路时提到《三体》一直在思索人类要去向哪里?编剧再进行改编时也会引入思考,除科技、魔法外,我们还可以引入东方的文化与哲学,这一过程需要科学家的介入,帮助编剧去伪存真。影视是种下一颗种子,不要去抹杀任何可能性。
 
  十月文化副总裁、极客电影联合发起人王双认为电影有很多丰富的类型,电影萌发的想象力可以去激发人们去走进科学研究,很多科学家的研究方向也会受到科幻电影的影响,因此应该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打开脑洞,去建立一个让观众信服的世界观。编剧应与科学家多沟通,努力做出有深度的、有思辨性的作品。
 
  活动现场活动现场
 
  在科学家与影视人共同讨论环节,本期论坛的专家表示:科学是现代电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有不同的过去,但有共同的未来。科学界和影视界需增强文化自信,希望设立相关机制与组织将科学家与影视工作者建立联系,期待未来能有更多的国产科学题材经典影视作品诞生。